斯洛伐克王

不写他们为什么相爱,而写他们怎么相爱

〔里风|短篇fin〕一方等在家中

设定是风出去做任务老里在家里闲的发霉:)

超超短篇fin












宿醉后头有些痛。

reborn勉强撑着自己的身子起来,修长的手指揉着太阳穴,视野还有些模糊。昨晚的那个晚宴,可是被蠢纲他们灌惨了酒。reborn挑起嘴里,那小子真是越来越胆大了,需要自己哪天找机会收拾一下了。

这样想着,reborn习惯性的摸了摸身侧。啊,冰冷的。

他有些失神。

风不在。

啊,风前两天接了任务,现在估计躲在哪里杀人呢。

reborn自嘲的笑了笑,什么啊,果然是喝高了,竟然连这件事都要反应一会儿了。他起身下床,站在镜子前,向往常一样整理好自己一尘不变的黑西装,擦拭好那把陪伴自己左右的手枪,再把它放在老位子。做完这一切,他向床边走去。他想起风那家伙应该起来了,或者压根一夜没睡。希望他这次能速战速决。

reborn转身进卫生间,在挤牙膏时顺带将旁边红色杯子里的白牙刷也挤上了。哦,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。reborn想,可生活还是没有什么变化的。

坐在餐桌前用早点时,reborn像往常一样摊开报纸,品尝着今天的第一杯黑咖啡。咖啡可以使他的脑袋清醒一点。让他想想,好像太久太久没有喝醉过,宿醉的记忆久到刚刚碰上风那会儿。

年少,没有太多经验使他第一次在任务上失了手。他按照计划杀掉了那个掌控意大利石油输入的富豪,却因为突然的心生怜悯而放过了卧室里的婴孩。少见的,reborn去了酒吧,一杯接一杯冰伏加特麻痹着他的神经,可没握酒杯的手却依然紧紧握着口袋里的枪。他还嘲笑过自己,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职业病吧。reborn喝的有些难受,起身就撞上了迎面走来的风。

似乎是顺其自然的,借着酒精的作用,风就被急需发泄情绪的他拐上了床。

真的算是一段美好的回忆啊。

reborn轻轻摆了摆头,一杯咖啡下肚,嘴中的苦涩还未来得及褪去,头脑却清醒了一大半。他快速浏览着手中的报纸。

“某石油大亨于今日凌晨三点死于XX酒店,疑似窒息致死”

reborn轻哼一声,真像风的手段啊。

我应该打电话给蠢纲,和他聊一聊关于给他和风放一个长假的事情。趁这段时间事情多。

这么想着,reborn愉悦的翘起了嘴角。






PS.感谢阅读欢迎捉虫!!!
啊啊啊,这篇写的真是太不好了qwq是失眠的产物,想着“啊要是老里喝醉了发现风不在家要如何解决生理问题”这样,然后写成了这样…有机会会写写老里在酒店喝醉把风拐上床那事儿的qwq


评论(4)

热度(15)